援剿右神元宮

 

援剿右神元宮奉禁惡丐逆擾碑示     文:林朝鵬  1856

 

奉禁惡丐逆擾碑示

乾隆參拾玖年肆月初十日蒙

本縣主劉  為遵諭呈懇示禁事本年參月貳拾捌日據該里民韓象坤蔡郡光劉鳳榮王益郎等呈稱臺關於

稀屢遭橫乞經蒙前道憲陳就有田業各戶定為四季每季各給錢貳拾壹文付丐首收養流丐毋許散乞且梁

無田窮民概不許索續又蒙  分府王  示定吉禮番銀貳錢其喪懺道場概不許所定例已久料邇來任重使

潑坤等經呈前縣陳  批准示禁上年又以逆乞賴命赴  道憲奇  呈給示禁詎丐首蔡郡故違例禁仍橫強

酷至流丐則縱散乞毒擾如林送麟等害命案據初開闢至今人煙什倍況加港東西二里仍又領餉共銀數千

富足已極何得逆擾慘累上月十三日坤等因呈  道憲蒙  諭赴  縣呈乞俯照定例嚴示申禁養收流丐毋

許擾累等情到縣據此合行示禁丐首人等知悉爾等務須自守本分嗣後凡有里民施給錢文以及婚嫁等項

務宜聽憑給施斷不許違例持潑逆擾自示以後如敢仍前強乞強索許該里民指稟以憑嚴拏按律究治決不

姑寬各宜凜遵毋違特示續於玖月參拾日坤等又赴  府憲李  呈乞通行示禁蒙批惡丐滋擾業經該縣示

禁如仍有強乞生事即可隨時稟究各等因奉此該眾里民恐畏日久廢弛合將示禁併各條例同勒貞岷碑垂

永久

計開

一四季凡有田業各戶每季各給錢貳拾壹文

一嫁娶原例丐禮番銀貳錢

一抱養成婚止有男家丐禮貳錢不得另索女家亦不得倍取男家                 滾水坪

一演戲賽愿例同吉禮番銀貳錢                                           湖仔內

一士人進身例同婚吉丐禮貳錢                                           中沖崎

一喪懺功果正人子哀痛慘切之時原非美事例無丐禮                         新厝仔

一賽樂安宅以及做清醮此係禱爾上下非同婚吉無丐禮

             竹仔腳    滾水仔

一丐首既收四季拼諸吉禮例應收養流丐不得仍縱散乞滋擾

         瓊仔林    援剿中

                               援剿右    和尚庄  各庄里民同立石

    本碑崁於神元宮左側殿前牆內壁,乾隆參拾玖年為公元一七七四年,距今已二百二十餘年,此碑見於業餘採碑人胡巨川先生所撰,刊載於台灣文獻台碑雜記中的報導。

    本碑高八十九公分,寬四十九公分,正書二十三行,行四十三字,花崗石材,曾書丹。據胡巨川先生的研究,本碑可能是台灣現存有關惡丐滋擾禁示最早之碑示,在原有資料與有關文獻中,最早的為南部碑文集成中,道光二十五年內門鄉紫竹寺之《奉邑主示禁碑》,較之本碑已晚了八十年矣。

    本碑中里民韓象坤等,於隆參拾玖年三月二十八日,向鳳山縣知縣劉(劉亨基知縣,號少圃,湖南湘潭人,乾隆十五年庚午舉人,乾隆三十八年以前到任,於乾隆四十三年卸任,後於乾隆四十八年升任台防同知暑。)陳情惡丐滋擾事件,之前已先向前福建分巡台灣兵備道首長蔣允焄(號金竹,乾隆二年丁己進士,三十四年由福州知府陞任,三十六年調任汀漳道。)陳情示禁,又蒙分府王(台灣府台灣知縣王右弼,乾隆三十四年由德化縣調任。)示定,但對流丐約束效果不大。坤等再次向前縣令  姚咨義知縣(廣西賀縣人,舉人,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旨由閩清知縣調補,三十五年到任。)陳情,一年多以來效果不大,甚至愈鬧愈嚴重。再向現任的福建分巡台灣兵備道道憲奇龐格(滿州鑲百旗人,雍正四年丙午舉人,三十六年至三十九年任職。)陳情乞求給予示禁令。

    雖然跑了兩趟台灣兵備道衙,及一趟台灣府衙、一趟縣衙,但丐首蔡郡並不買帳,仍又散縱流丐毒擾,並發生林送麟等害命案。里民不堪毒擾,幾番呈情,雖屢獲示禁令,但對流丐而言,尤如廢紙一張,可見當時治安之一般。續於二月十三日又赴台灣兵備道衙呈情,蒙諭赴縣衙呈乞嚴示申禁,而於三月二十八日向鳳山縣令呈諭,於四月十日劉縣令批示示禁。之後,九月十三日坤等又赴台灣府衙向李知府大人(李師敏,字仲堅,號允堂,山東惠民人,乾隆二十二年丁丑進士,三十七年四月由漳州知府調任,三十九年十月卒於任。)呈乞通行示禁,蒙批。而里民恐畏日久廢弛,於是合將示禁併各條例一同勒石,以垂永久。但不知其效力如何?可否永保鄉里平安。由以上陳情的官員任期,可以得知陳情活動由乾隆三十七年以前開始,一直持續到乾隆三十九年十月止,近三年的時間。

    由神元宮之貳碑而言,前碑中之為中人韓象坤,為本碑中具狀分赴府、道、縣請求給示者,由此可知韓象坤在援剿地區應為德高望重之地方頭人,其身份事蹟為何,值得搜集整理。

    各位鄉親是否還記得康熙六十年的鴨母王朱一貴之亂,本碑距朱一貴之亂約五十年,以朱一貴仍一介養鴨人家,遊走四方,四處結交朋友,乃至於座大叛亂。這有其社會環境背景,而當時的社會環境,幸可由碑中的記載得知,當時的乞丐俗稱(羅漢腳)很多,而且四處遊走行乞,同時也有組織,也有首領,更可按田業抽稅,富裕到極點。因為人多勢眾,也到了不怕官府的地步,因此只要有心人趁時機成熟,揭竿而起,無不轟轟烈烈。羅漢腳問題所引發的亂事,在燕巢另有道光十二年的許成之亂。